您的位置  动漫美女  丝袜美女

药企2.6亿美元换和解 美国阿片危机难解

  当地时间21日,在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会谈之后,四家大型制药公司宣布,与美国俄亥俄州的两个县政府就阿片类诉讼案达成价值2.6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从而逃过了美国联邦法院针对阿片类药物成瘾问题的审讯。如今的美国被泛滥的阿片类药物缠得越发病态,但摆在它面前的却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处境——阿片类药物千夫所指,但“阿片危机”却始终没能向解决迈出一步。对于善于游说的大型制药企业而言,谁在背后发力不言而喻。

  达成和解

  情况没有超出药企们的控制。据美联社报道称,四家大型制药公司赶在原定于21日开庭的首场联邦审判前,与原告俄亥俄州的萨米特县和凯霍加县于当日凌晨1时许达成和解协议。其中,美国药品分销商美源伯根公司、卡地纳健康集团和麦克森公司计划支付共计2.15亿美元的和解金。而跨国制药商以色列梯瓦制药计划支付2000万美元的和解金,并捐赠价值2500万美元的阿片类药物“舒倍生”。

  和解并不意味着认错,这是药企们的态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当天,上述三家药品分销商就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和解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过错。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的产品上有美国联邦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标签,同时也注明了阿片类药物具有致瘾性这一问题。

  在当地政府眼里,这样的结果多多少少显得有些无力。对于和解协议,萨米特县行政长官伊琳娜·夏皮罗说,和解只是漫漫长路的一步。凯霍加县检察官迈克尔·奥马利则表示,面对阿片类药物危机,政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政府正在考虑将这笔和解金用于增加住院治疗床位、提高紧急护理能力等。而负责案件的法官丹·波斯特则明确表示,不鼓励仅用和解来解决此案。

  据了解,阿片类药物是止痛效果最好的一类药物,包括可卡因、美沙酮、吗啡等,主要用于镇痛,但长期使用会带来药物依赖、服用过量和死亡的风险。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在1997年至2017年之间,约40万人因服用阿片类药物而死亡。一个更加直观的数字是,占世界人口总数5%的美国人却消费了全球80%的阿片类药物。

  “魔鬼”药企

  五年前,年轻的马修在与药物成瘾进行了长时间的搏斗之后,最终不幸去世。谁又能想到,马修对药物成瘾的起因仅仅是医生给他开的一瓶普渡制药公司生产的奥施康定,用于给他打橄榄球造成的伤进行镇痛。五年过去了,马修终于等来了一个“答复”。

  上个月中旬,普渡制药因为被控加剧美国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在2600多起诉讼缠身的情况下,该公司申请破产保护。路透社的报道称,普渡制药表示,已经与24个州、5个美属地区及2000多个市、县和其他原告首席律师达成初步和解协议,但仍有24个州反对或不支持拟议中的解决方案。而在这之前,普渡制药公司和美国一些州的检察长已经就阿片类药物危机的诉讼进行了数月的谈判,以避免进入庭审。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法律规则并不完善的背景之下,阿片类药物的泛滥在于其背后的药企不断对政府进行游说,导致医生滥开和患者的滥服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控制。现在药企花大力气与政府达成和解,其目的就在于避免进入庭审,鉴于美国是一个判例法国家,一旦成为判例,药物监管将会趋严,对药企来说是很麻烦的事情。

  普渡制药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美国阿片类药物生产商的代表。据了解,在过去的20年,其旗下的镇痛药产品奥施康定为该公司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奥施康定也因此成了普渡制药最大的商业成功,但另一面,奥施康定也成了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和泛滥危机中不可替代的一员。

  事实上,普渡制药并不是唯一一个被盯上的企业。今年8月,美国俄克拉荷马州法官宣布,判决美国强生公司为近几年该州阿片类药物滥用情况负责,并判其支付赔偿金5.72亿美元。不久前还有媒体报道称,强生已提出支付40亿美元,以了结指控该公司助长美国阿片类药物危机的所有索赔。

  资本游说

  生产阿片类药物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药企们不仅把力气花在生产上面。以强生为例,在7周的审讯过后,俄克拉荷马州法官鲍克曼在裁决中表示,强生公司“误导性营销和推广阿片类药物”推动了阿片类药物的流行和滥用。俄克拉荷马州检察长迈克·亨特也表示,强生公司及其制药子公司Janssen从上世纪90年代起就积极营销,低估并淡化阿片类药物的成瘾风险,使得阿片类药物滥用成为“美国史上人为造成的最大公共健康危机”。

  亨特的说法一针见血——强生公司受利益驱动,成为阿片类药物滥用的“主谋”。事实上,无论是普渡制药还是强生,抑或是如今达成和解的四家大型制药公司,他们共同被指责的一点就在于从事欺骗性的营销活动,从而在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中推波助澜。

  欺骗性的营销背后,资本的作用不可小觑。以普渡制药为例,此前就有报道称,为取得奥施康定的批准文号,该公司对FDA展开强大公关攻势,即便相关内幕仍旧不得而知,但FDA在奥施康定的批准上一路亮绿灯却是事实。根据媒体的披露,FDA内部力挺奥施康定的职员科斯蒂·莱特在奥施康定批准的三年后便离开FDA,加盟奥施康定的生产商,第一年年薪就高达37.9万美元。

  上到FDA,下到医生群体,全部都是药企们“公关”的对象。美国政府也曾提出应对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的相关计划,但在巨大的商业利益网面前,这些计划往往变得不堪一击,药企的抵制和质疑来得异常凶猛。

  可以简单地说,制药公司不断向医生推销阿片类止痛药,而医生受到利益驱动滥开处方,导致本来用于癌症病人的阿片类止痛药被广泛地用于各类疼痛病症。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大抵便是“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阿片类药物泛滥时,阿片类制药行业供应链上下游的参与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魏南枝称,无论是阿片类药物的滥用还是大麻的泛滥,其实都指向了一个问题——资本话语权大于社会话语权,资本有能力影响政府的议程设置和法律规范的走向,甚至可以塑造社会舆论,让人们觉得药物成瘾并不是个问题。这种资本对政治和社会过大的控制力,才是问题的根本。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