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动画在线  欧美动画

今天,“中国天眼”正式开放运行,传奇故事让人泪目…

今天,被誉为“中国天眼”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顺利通过国家验收,正式开放运行

国家验收委员会认为,“FAST工程建设实现了多项自主创新,显著提升了我国射电天文研究和技术水平,推动了相关产业技术的革新与发展,产生了较大的社会经济效益。FAST综合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对促进我国天文学实现重大原创突破具有重要意义。

(供图: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

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运行和发展中心常务副主任、总工程师姜鹏介绍,FAST灵敏度为全球第二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的2.5倍以上

这是中国建造的射电望远镜第一次在主要性能指标上占据制高点。

(资料图:FAST新发现脉冲星的艺术效果图。)

在“中国天眼”正式开放运行这个大日子里,很多人可能会想起一个名字——南仁东。

“中国天眼”FAST 是以南仁东为代表的老一代天文学家于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设想,利用贵州省天然喀斯特巨型洼地,建设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如今,这可能是今天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大科学装置之一,这个落成于2016年、看上去像一口大锅的射电望远镜,让中国拥有了全世界最灵敏的“耳朵”。

但很少有人知道,如果将时间的指针回拨到上世纪90年代,我们看到的就是另一番景象。这里不通路、不通电,与工业文明几乎隔绝,20公里的距离,就是村民眼中的整个世界。20多年过去了,这片大山深处藏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敬请收看《中国有故事》

那一眼,看破星辰

大家好!在我的身后,就是举世瞩目的“中国天眼”。

这个落成于2016年,看上去像一口大锅的射电望远镜,让中国拥有了全世界最灵敏的“耳朵”!

我身边的这位科学家叫南仁东,就是他最早提出了“天眼”的构想。

那是1994年,当时中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直径只有25米,为了做研究,科学家有的时候就只能跑到国外去“借”。

中国难道就不能造自己的大望远镜吗?

造,就要造最大的!

南仁东提出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的构想,那一年,他49岁。

这个年近半百的科学家,把眼睛瞄向了喀斯特地貌集中的贵州,在这里,他要给“天眼”找到一个“家”。南仁东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地图,几乎走遍了贵州所有的洼地。

这张照片,记录着南仁东一次“寻坑”经历。

这天,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眼看着山洪就要冲下来了,他连滚带爬地回到垭口时,全身都已经湿透。身边的人都吓出了冷汗,南仁东却一笑带过。

像这样大大小小的危险,伴随着他寻址的12年。

工程建设的5年半,同样不易。身为“天眼”的首席科学家和总工程师,南仁东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牢牢扎根在现场的一名工人。

“我不是一个战略大师 ,我是一个战术型的老工人。”

这是2014年,在“天眼”反射面吊装之前,南仁东进行的“小飞人”试验。这项试验要把人吊起来,送到6米高的试验节点,南仁东坚持第一个上。

那一年,他69岁。

这个东西(天眼)如果有一点瑕疵,我们对不起国家。

2017年10月10日,“天眼”捷报传来,中国望远镜第一次发现脉冲星。

这个消息,震惊了国际天文界!

南仁东,却没能等到这一刻。此时,为“中国天眼”操劳了22年的他,刚刚去世25天。

72载人生路。

南仁东永远闭上了双眼,但给人类留下了看破星辰的“天眼”。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